欢迎您访问安康先锋网!今天是: 今日天气:
  文章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最新热门
  最新推荐
全省优秀共产党员:李德现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6-7-6

 

 

25年前,他怀揣梦想、青春年少,从汉滨来到宁陕,从川道走进大山,毅然决然地加入公路养护队伍,成为一名普通的一线养路工人;

25年间,他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与深山为伍,与溪流为伴,克服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和孤寂,诠释着“养好公路,保障畅通”的诺言;他无偿救助遇阻遇险司乘人员,帮助脱离险境,渡过难关,提供服务,不图回报;他承受着因长期重体力劳动引起的身体病痛,背负着无力照顾亲人的愧疚,也拥有妻子放弃一切、无怨无悔的爱。

25年后,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全国劳动模范和先进工作者颁奖现场,他作为陕西省公路行业唯一入选的“全国劳模”参与会议并接受大会表彰,获得了至高荣誉和喝彩!

他就是李德现——安康公路管理局宁陕公路段新路道班班长,过往的司乘人员、周围的群众都亲切地称他为大山深处“护路神”。

                   环境艰苦苦作乐

“不苦不苦,现在要比过去要好多了!”回忆起过去25年的养路工经历,李德现总是笑呵呵地重复这句话,而他身旁的妻子何美琴强忍许久的泪水,早已不知不觉滑落脸颊……

新路道班地处国道210线宁陕至西安段秦岭南麓平河梁林区,负责养护着18公里三级公路,这里四面环山,夏天暴雨不断,冬季白雪皑皑,方圆十几公里无人居住,高寒缺电,手机也没有信号,气候恶劣、空气潮湿,生活工作条件极其艰苦,而李德现的养路工生涯从这里开始。

林区植被繁茂、雨水充沛,新路道班的房子就建在海拔两千米左右的半山腰公路旁,潮气逼人的环境给李德现带来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

“被子褥子一天不睡就潮湿,三天不睡就基本湿透了。”李德现告诉笔者,新路道班的冬天最难熬,一切都是冰冷潮湿的,漏风的屋顶经常滴下水珠,把床褥打湿,取暖主要靠烧柴火炉子了。

“捡来的柴湿的也多,半天也点不着,一股股黑烟呛得人眼睛又红又肿”,李德现指着道班烤火房漆黑的墙面说,火生好了人也不暖和,胸口刚暖过来,后背却是冰凉。无奈中,他和工友们只好天一黑就躲进被窝熬着。几年过去了,他们渐渐养成早睡的习惯,回到山下的家中也是这样。

新路道班后面有一条小溪,90年代中后期为道班配备了一台小型水力发电机,本想解决用电问题,然而夏天水管常常被树叶、石块堵塞无法带动发电机的叶轮,下暴雨发大水时管道被堵实、叶轮被冲坏的现象时有发生,冬天小溪结上厚厚的冰无法发电,一到晚上大伙儿经常点蜡烛照明,电量不够,能安心看上一两集电视剧成了大伙儿奢望的事了。

最难的还是吃饭问题。夏天时节,小溪里落满树叶,溪水呈碱性,职工喝下去后,头晕、呕心,有股说不出的味道,做饭必须有肉,肥肉更好,不然的话,干话没劲,胃里空唠;一到冬天,吃饭更发愁。由于海拔高、气温低,和面蒸馍难以发酵,即便是放在火炉边上一整天也无济于事,下大雪持续几天后,不得不面对取水需破冰、白菜硬如石、断粮没蔬菜的尴尬困境,对此他们早已习以为常。

新路道班房处在养护路段的中间,早些年时,工友们用架子车拉着工具,每天走几公里上坡路,回来再走几公里下坡路,就是不干活也要走一个多小时。有时为了节省时间多干活,李德现就带着锅,用清水煮面条,给工友充当午饭。

不过,在李德现看来生活条件再艰苦,也抵不过一个人日复一日的孤独。“上班没有人与你说话,下班后太累不想说话,都快成傻子了。”李德现表情有些木讷地说。

“好多个除夕,我一个人站在山上,看山下放鞭炮,看一会儿就去睡觉。”每逢过年过节,大家都回家团聚,茫茫大山深处便只剩李德现一人。近二十多年来,有三分之一的春节李德现都是一个人在道班度过的。

面对新路道班极端恶劣的生活环境,可否想到换个好点的地方?“我习惯了,真的,习惯了就不觉得苦了。这个地方也有一个好处,花不出去钱的!” 李德现说完也笑了。

多年坚守如一日

“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夏顶烈日,冬冒严寒”是人们对养护工作环境的真实写照。这也是李德现25年一线养护岗位工作的真实体验。

一线养护工作是一个重复劳作的过程,李德现认真负责,从不偷懒。在处治路面病害时,随挖随补,绝不超过规定时效。别人清水沟,只将杂草拔除,垃圾杂物运走,水沟通就行了,李德现要求严格,他一清到底,连泥土都铲走,以免水沟中下月再长草。清涵洞也一样,所有涵洞一清到底,保障汛期涵洞的泄洪能力。有的路段,水排不出去,一遇大雨,水便上了路。遇到这种情况,他会把水沟重新抹底整平,使水沟排泄通畅。

新路道班养护的18公里是超龄的盘山路,坡陡弯急,加上超限超载的大吨位车辆的碾压,担负养路工作的工人长年累月承担着超负荷的劳动。李德现和他的工友每天带着馒头水壶,早起晚归,整日工作在养护一线。为保证道路安全畅通,无论刮风下雨还是严寒酷暑,他都毫无怨言地奋斗在公路第一线。最苦的工作,他来做;最累的活,他来干;最困难的问题,他来解决。在炎热的夏季,油路面路况经常发生变化,路面最易出现坑塘、拥包、搓板等病害。他带领全班工人头顶酷暑,脚踩热浪在路面上刨油包修坑槽,一天下来经常是两手起血泡,浑身就像散了架,身上穿的工作服被汗水浸透了不知多少次,等吹干时都起了盐硝。在漫长冬季,李德现带领他的工友们除了正常的养护保畅工作外,还肩负着繁重的高山防滑任务。他们常常冒着凛洌寒风,在零下十几度的山岭上巡路排险,遇到风雪天车辆受阻,他们则常常一路撒沙十多公里,一直护送车辆翻越平河梁。

20139月份,宁陕境内遭遇持续连阴雨,平河梁林区路段K1088+550处出现大面积塌方,方量达2000余方,干线公路几近中断。接到消息后,李德现立即组织道班全体道工紧急集结,奔赴塌方地点,与宁陕段干部职工一起迅速启动抢险应急预案,一方面安放警示标志,疏导交通,一方面组织人员、车辆和机械清理塌方,他和同事们一直坚守在塌方现场,协助装载机把倒伏树木一根根地锯断、搬走,一段段地清理巨石和泥土……那段时间,一下雨他就辗转难眠,不仅是因为担心路上再次出现塌方,二十几年来风里来、雨里去,他身上落下的风湿病也折磨得他睡不安稳,浑身都贴满膏药,有时连饭碗都端不上手,可他照样天天上路,直至路况恢复。

2015年正月初五,宁陕境内普降大雪,国道210线平河梁路段路面结冰严重,车辆拥堵,李德现和工友们主动放弃了和家人团聚的机会,拿着扫帚、铁铲奔赴到作业点上撒盐融雪,铲除积冰。寒风呼啸,天寒地冻,李德现双手被冻裂了,工业盐水浸入裂口,钻心地疼。由于山顶作业时间过长,李德现和工友们整个身子骨冻得都快麻木了,鼻涕刚流出来就成了冰,等完成抢通工作从山顶下来,个个都成了头发、眉毛、胡子白成一片的“雪人”!

“那个时候真是累坏了,腰疼得受不了,就坐在路边休息一会儿,然后起来接着干。”李德现是个极其乐观而坚强的人,哪怕说到动情处、眼眶已红润,但嘴角也要倔强地向上翘着。

不是亲人胜亲人

公路上总会发生各种各样的故事,面对这些陌生的面孔,李德现拿出的是真挚的热心肠,25年来,帮助来来往往的受困司机已经成为李德现的一种习惯,他帮助过的人不计其数,具体有多少连他也说不清楚.

最让司机们感动的,“李班长很体谅出门在外的辛苦,真的把我们当成一家人。”

2014215日上午,一辆外地空油灌车在前往西安途中,由于车速太快,在新路道班辖区K1091+100一弯道处直撞到山上。司机来班上求助,李德现立刻组织大家帮忙。他们先是用千斤顶把车体扶正,并联系就近修理厂请来了修车师傅,又帮着买了些零配件,修好了便道,拾来柴禾烤化了油箱冻结的燃油,烧了几壶开水,淋通了冻结的油管,慢慢让车从水沟里开上来,最后还在道班为司机送上了两碗热喷喷的面条。事情虽小,可在延安司机眼里看来,他的帮助如同雪中送炭般的温暖。

201010月,K1092+100处道班附近,一辆满载氧气的大灌车刹车失灵,撞倒十几米护栏,从路的上弯道翻到下弯道,司机受伤严重,氧气灌已经泄漏。新路道班的工友们发现后,一面救人,一面报警,县公安、消防、安监等部门到场时,他们已经把现场控制好了,然后又协助在平河梁、火地塘两头设立警戒点。最后,氧气灌车翻车泄漏事件得到安全处理,除车祸直接造成人员重伤外没有其他人员财产损失。

20127月的一天黄昏,李德现和其他工友吃完晚饭坐在一起聊天,隐隐听到有人在敲道班大门。李德现出去一看,发现两名学生,推着自行车,筋疲力尽地在门口站着。仔细一询问,才知道他们是石泉中学的学生,骑自行车自驾游去西安,由于缺乏经验,准备不足,走到新路道班时,买不着食物,饥饿难耐,只好“投奔”道班了。得知情况后,李班长将他们领进屋里,给他们烧水喝,还为他们端上两碗香喷喷的鸡蛋面,让他们洗脸、洗脚后,腾出一张最干净的床铺让他们住宿……2013年正月初六,两名学生父母亲自驾车来到新路道班,送来了米面和食用油,还送来了一面锦旗以示感谢。

像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只要是来道班寻求帮助的人,李德现都会解囊相助。有时深更半夜,有时大雨滂沱,但他都尽自己所能帮助别人,从不求回报。为此,妻子也经常深更半夜跟着起来给来人沏茶、做饭,收拾床铺让来人留宿。

爱人陪伴最幸福

“我父亲也是养路工,我1990年接了他的班。我的妻子何美琴也是公路人”。李德现告诉笔者,他很感恩,也很知足。

“九十年代初,我一个月工资只有一百多块,家里人多,经济紧张,多亏老婆不嫌弃,从娘家背米背菜上山接济。”

说起妻子何美琴,如今已经45岁的李德现满含感情:“说实话,是我害了她,我真的很感激她,要不是她,我在那山上可能到现在都讨不到媳妇儿。”但他妻子却流着泪说,嫁给他很幸福。

李德现和妻子结婚很简单,新婚不久,李德现便告别妻子又回到山上工作。

一个人工作,全家受累,这是养路职工家庭生活的真实写照。多年来,没有休息过一个节假日,也没有出去旅游过,可是她无怨无悔,因为他爱自己的亲人,也像自己的亲人们一样爱着公路。

为了能陪在李德现身边,妻子何美琴专门向宁陕段要求从条件较好的三关庙道班调到条件最差的新路道班工作。她说,在新路道班,我可以照顾老李,一家人能平安生活在一起就是最大的幸福。

李德现夫妇俩最愧疚的是他们的儿子李锦,如今已经21岁的李锦,在6岁前都在山上长大。由于长期接触不到外人,孩子性格有些内向,但他学习非常优秀,成绩总是名列前茅。

“他总是说,‘我是山里的孩子,哈哈’。李锦很懂事、学习很好,本来能上更好的大学,但一年两三万元的花费,我们真是供不起。”李德现说起儿子,脸上呈现骄傲又伤感的复杂表情。

说起未来,李德现显得那么乐观:“我工资从一百块涨到现在的三四千元,我很知足、很幸福,一家人在一起,以后的日子肯定会更好。”

 

 
☆ 中共安康市委组织部主办 ☆
 
安康市电子政务办公室 提供技术支持
Email:dzcyy@126.com 本站中文域名:安康先锋网